本文作者:投资理财排行

大资产管理行业开启新时代

投资理财排行 2022-01-09 13:08

四年过渡期,资产管理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突破新汇率,理财产品首净值跌破1,理财子公司不断摸索前行,非标规模一降再降等等。

2022年初,大资产管理行业正式翻开新的一页。

2018年4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产管理新规)。新规过渡期已于2021年底结束。

四年过渡期,资产管理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突破新汇率,理财产品首净值跌破1,理财子公司不断摸索前行,非标规模一降再降等等。

这些重大变化表明,在2022年开始的新时代,资产管理行业将继续朝着哪个方向航行。

回归资产管理的本源,打破公正的交换,深入人心。

在四年过渡期内,市场上各种资产管理产品违约频发,在新的资产管理条例出台之前,多层嵌套、结构复杂的资产管理产品屡见不鲜。但随着去交易所化、去嵌套化的推进,在新规过渡期内,券商资产管理、私募基金、信托产品等。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违约。原因如下:一是宏观经济进入下行周期;第二,资管新规改变了整个大资管行业的游戏规则。规则切换必然会产生一定的影响。新规则本身也将允许更多的违规行为。过渡期的设定只是为了让市场适应新规则。

相应地,投资者教育、产品运营中的信息披露以及违约后的责任认定的重要性也越来越突出。特别是,明确嵌套式资产管理产品运营链中涉及的各方责任极为重要。《九民纪要》的推出,为相关资产管理纠纷提供了重要参考。过渡期相关案例中,有产品到期不再赎回,由投资者自行承担后果的案例,有信托渠道承担100%违约责任的案例,有代销银行赔偿投资者全部本息的案例等等。

随着违约常态化、监管政策的完善、投资者教育的不断深入,资产管理回归本源,卖方尽职、买方自负的理念逐渐渗透,逐渐被投资者接受和理解。

银行理财公司成立,在摸索中前行。

银行理财公司的成立和发展,无疑是新规后大资产管理行业最重要的变化。

新的资产管理条例从监管政策层面首次明确要求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设立资产管理子公司:“主营业务不包括资产管理业务的金融机构,应当设立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资产管理子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

2018年12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随后又出台了一系列专门针对银行理财公司的规范性文件,对产品销售、净资本管理、流动性管理等进行了规定。2021年05月《理财公司理财产品销售管理暂行办法》首次使用“理财公司”名称,不再使用“理财子公司”。

2019年6月,建行金融成为首家设立并开业的银行金融子公司,开启了金融子公司审批设立的新篇章。首批财富管理公司已运营两年多,这些经历了完整财年的财富管理公司开业后逐渐盈利。截至目前,全市场已有29家银行理财公司获批esta

从金融机构的角度来看,主要是金融产品的独立运营和估值技术的采用。估值真假问题几乎伴随着净值转化的全过程,这也是机构与监管博弈的焦点之一。过渡期内,银监会首次对“净值型理财产品估值方法使用不准确”的行为进行处罚。随着过渡期的结束,过渡期内的“优惠政策”失效;另一方面,随着新会计准则和《资产管理产品相关会计处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对估值方法的监管要求也变得更加明确和严格。

从理财客户的角度来看,在过渡期内,部分投资者收到了老产品提前退休的通知,投资者不仅见证了保本理财的退出;由于债券市场的波动,投资者也首次见证了银行理财产品净值跌破1,即理财产品浮亏或实际亏损。

养老试点启动,已有4家试点机构销售产品。

近年来,养老这个话题在全社会的重要性逐渐凸显,养老金融也迎来了大发展。转型中的银行理财紧跟市场节奏,及时切入养老领域。银行金融机构一直呼吁尽早出台相关政策。

2021年9月10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关于开展养老理财产品试点的通知》,并结合全国养老金融改革试点地区,选定“四地四机构”开展养老金融产品试点。目前,4家机构的养老理财产品已正式发售,相关地区投资者可从相应银行渠道购买“正品”养老理财。

信托业正在经历艰难转型,资产规模仍在下滑。

信托业是资产管理新规后面临转型任务最重的行业之一。渠道、非标等主营业务持续压缩,房地产受监管政策影响较深。转型期间,信托行业监管规范多,要求严格,甚至比其他资产管理行业还要差。

转型期的信托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受经济下行和房地产调控影响,信托产品乃至信托机构的风险事件相对集中。

些前期发展激进的信托公司暴露出严重问题,除了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两家公司被监管明确接管外,四川信托资金池爆雷、【安信信托(600816)、股吧】(600816)大规模风险暴露等,都成为市场焦点。其他信托公司也在不同程度上出现信托产品逾期违约的现象。

  整个行业来看,过渡期间内,信托行业在资产规模下降和结构调整的道路上前行。2021年二季度,信托行业资产规模出现了新规以来的首度回升,随后又开始下降。与此同时,业务结构在持续调整,标品信托和服务类信托作为监管引导的转型方向近年来出现快速发展。

  公募基金规模首次突破25万亿,私募证券基金大发展

  资管新规落地后,大资管市场朝着标准化、净值化的方向发展。在发展直接融资的监管导向之下,银行理财、信托资金、保险资金通过直接或与基金公司合作等方式,越来越多地参与到证券市场中去。

  截至2021年11月底,我国公募基金资产管理规模合计25.32万亿元,再创新高并首度突破25万亿。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也出现大发展,规模从2020年底的3.77万亿元,增至2021年11月末的6.10万亿元。

  与此同时,投资者越来越多地借道公募基金进入权益市场,权益市场涌入更多资金。截至2021年末,权益类基金发行规模达8.46万亿元,逆势增长32%,占比由2018年末的18%,增至38.03%。

  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规模大缩水,非标现裁员潮

  新规落地之前旧模式中的相关机构、业务、人员,在新规过渡期内都出现了巨大调整。

  以通道业务为主的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持续大幅收缩,截至2021年11月底,证券公司及其资管子公司的管理规模约8.3万亿元,相比于2017年初的高点18万亿,累计降幅高达54%;基金子公司存续资产规模顶峰时期一度达到10万亿,随后一路压缩,2021年6月向下突破3万亿,截至11月底降至2.5万亿元。

  规模收缩的同时,这些资管机构的部门、人员也在进行相应调整,中小型券商和基金子公司非标从业人员的离职和裁员潮,是新规过渡期内一大突出现象。

  另一方面是向主动管理业务的转型改造。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全市场共有260只大集合产品完成了公募化改造,总规模突破千亿,而券商资管申请公募牌照也是新规后的另一大趋势。

  保险资管新规出台,大资管标准再对齐

  2020年3月,《保险资产管理产品管理暂行办法》出台,保险资管作为大资管领域的重要参与者,进一步与其他资管机构统一标准,明确私募定位,并且明确可以面向高净值个人,为投资者提供了又一个选择。

  基金投顾试点政策出台,财富管理方式生变

  基金行业虽然大发展,但一直以来存在投资者获得感不强的问题。证监会2019年10月正式下发《关于做好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顾问业务试点工作的通知》,开启国内公募基金投资顾问业务试点工作。基民的投资方式乃至整个财富管理方式,正悄然生变。

  截至目前,试点政策已过两周年,有60家机构分批次获得基金投顾试点资格。试点机构围绕基金投资和服务开展了一系列探索,投顾生态也逐渐形成。截至2021年7月,基金投顾合计服务资产逾500亿元,服务投资者约250万户,平均每位投资者的投资金额为2万元。有关监管部门认为,基金投顾的试点初步达到了预期效果。

  理财代销、导流不再随意,互联网平台遭遇“最严营销监管”

  一直以来,互联网平台利用自身的流量优势来营销金融机构的各种产品,包括借贷、理财、基金、保险、信托等,并且在监管空白或灰色地带之间与金融机构开展了一些合作,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金融消费者权益受到侵害等问题。

  资管新规及配套文件并未对此进行详细规定,但近年来,监管部门陆续出台相关要求,对互联网平台的营销行为作出严格限制,此前在银行理财的代销渠道中被排除在外,2021年最后一天,央行发布了《金融产品网络营销管理办法》对此作出系统性规定,将代销、导流等行为均纳入监管,被视作“最严营销监管”。

  (作者:方海平 编辑:马春园)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理财排行
本文地址:http://www.qdfsds.com/jijinxingyedongtai/5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