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理财排行

新发基金募集失败背后,人保资管人才流失,融通规模下滑

投资理财排行 2021-11-14 13:07

  红周刊 记者 | 曹井雪

  近期新基金募集频频失败,背后的原因多是公募人才流失和规模下滑间接所致。

  时值年末,新基金募集失败的情况仍然一再出现:10月份四只基金募集失败,它们分别是创金合信核心优势混合、创金合信鑫誉混合、九泰中证500指数量化增强、平安中证细分食品饮料产业主题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

  进入11月后, 新基金募集失败仍然一再出现,最新的一例是人保资管旗下的债基人保利淳宣告耗时3个月的发行仍然没有取得成功,同时总部位于深圳的融通基金年内已经有3只新品募集失败。

  人保债基新品遭遇募集失败

  人才流失后保险系劣势尽显

  11月4日,人保利淳发布公告称,因未满足基金备案条件导致《基金合同》不能生效。《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查阅《基金合同》发现,其备案条件是自基金份额发售日起3个月内,在基金募集份额总额不少于2亿份、基金募集金额不少于2亿元人民币且基金认购人数不少于200人的条件下,基金募集期届满或基金管理人依据法律法规及招募说明书可以决定停止发售。人保利淳自8月3日起开始发行,前后经历3个月的募集时间,最终功亏一篑。

  究其原因,首当其冲的是基金经理的业绩欠佳。虽然拟任基金经理朱锐从事管理迄今超过7年的时间,但是他在2016年从富国基金(博客,微博)离职后,到2020年才又开始管理公募产品,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真空期。

  任职迄今,在2014年11月至2016年2月期间管理的富国纯债AB,仍是他管理时间最久的一只产品,然而他在该基金的任职回报率却只有5.55%,在208只同类基金中仅排在200位。

  在加入人保资管后,从去年6月3日开始管理的人保双利是他在新公司的首只产品,截至11月11日收盘,他管理一年多来的回报率仅为6.22%,仅仅在401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359位。

  不过,公司9月24日开始发行的债券型基金人保福欣3个月定开,其拟任基金经理仍是朱锐。这样的青睐有加或许有些蹊跷,朱锐为何又被人保资管选中来管理新品呢?《红周刊》记者发现,这或许与公司产品及基金经理之间存在“僧少粥多”的不匹配状况有关。

  天天基金网显示,公司目前共有35只产品,而基金经理只有9人,平均每人管理的产品数量接近4只。其中,管理债券产品的基金经理有张宇、田阳、张丽华和朱锐4人,管理规模分别是29.56亿元、34.28亿元、6.05亿元和5.69亿元。从中不难看出,朱锐是债基团队中目前管理规模最少的1人。

  此外,虽然朱锐在管产品有3只,但是他目前还是专心操刀债券领域,而另外3位基金经理都还管理了其他类型的产品:田阳和张宇共同管理着公司规模最大的一只产品人保货币;张丽华还独自管理人保鑫裕回报这只二级债基。

  而且,今年年中,人保资管还经历了一波基金经理离职潮:5月FOF基金经理武丹离职;同月,债基经理高喆也不再管理基金。实际上在去年7月,公司老将梁婷离职前,先后卸任了8只基金,公司已经失去了一名得力干将。10月经验丰富的张玮离职,更加剧了债券型基金经理短缺的情况,今年再走俩人,令公司固收人才短缺的情况雪上加霜。因此,公司要发行新品,合适的基金经理人选并不多。

  除人的因素外,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对记者表示:“人保是市场上为数不多的保险资管类公司,由保险公司的公募事业部演化而来,本身就可能存在受限于母公司的缘故。更何况人保在保险公司中也不属于龙头地位,能够为公司提供的支持也相对会少很多。”根据三季报,中国人保(601319,股吧)的总资产为1.26万亿,在7家上市保险公司中排在第4位,总市值为1857.11亿元,同样位于第四位。

  显示,人保资管三季度的最新规模为49.53亿元,创下了成立以来的新低。在新基金募集失败难以为公司规模“输血”的情况下,公司现存基金的规模增长似乎也颇为乏力。债基业绩表现平平,权益类产品也没有突出者。

  截至11月12日收盘,公司年内业绩最出色的权益产品是郁琦管理的人保行业轮动,只取得了16.09%的净值增长率,在4236只同类基金中只排在第866位。不仅如此,由基金经理彬彬管理的人保优势产业年内净值还回撤了两个多点,本就在清盘线边缘挣扎,未来规模恐怕还会进一步下降。

  此外,从三季度规模组成看,仅1只货基就独占了29.45亿元的规模,超过了其他产品的规模总和。而且,除了人保货币外,公司其他产品规模都在3亿元以下,更是有半数产品的规模不足亿元。

  有趣的是,关系公司规模命脉的人保货币,常常出现规模骤增骤降情况。从去年开始,每逢中报或年报报告期末,人保货币规模就会猛增,而在一季度末或三季度就会出现下滑。人保资管从二季度末的74.75亿元下滑至三季度末的49.53亿元,主要由人保货币规模从54.69亿元下滑至29.45亿元所致。

  

  融通年内3只基金募集失败

  规模下滑趋势似难遏制

  无独有偶,不久前,融通稳健添利也出现了募集失败的情况。相比于规模小排名落后的人保资管,融通基金的规模已经达到了1319.93亿元,在147家内地公募中排在第40位。但是,这并不是融通基金年内惟一募集失败的产品,在此之前,还有融通创业板ETF联接和通融动态平衡配置3个月两只募集失败的产品。

  

  其中,融通稳健添利在7月23日开始发行,彼时不论是股市还是债市都处于低潮期,除了“顶流”刘格菘出现一日售罄外,当时发行的其他产品几乎都没能取得出色的募集成绩。即便同期发行的天弘宁弘六个月持有,也只取得了4.34亿元的募集成绩。

  当然,除去新基金募集失败,融通面临的最大问题则是公司规模一再下滑。去年三季度末,公司规模曾达到1687.52亿元的顶峰,而今年三季度末的规模已经较顶峰时期下降367.59亿元,排名也从28位后退至40位。

  其中,明星基金经理由于业绩欠佳而规模下滑情况不容忽视。记者注意到,邹曦管理的5只产品业绩悉数告负,规模也全部下降;去年凭借出色业绩一举成名的医药基金经理蒋秀蕾,今年也遭遇了打击,所管的3只产品业绩也悉数尽墨。而且对于他们管理的产品,投资者并没有越跌越买,反而出现了净赎回的情况,致使产品规模下滑,对公司的整体规模造成很大影响。

  邹曦管理的融通行业景气(161606)是最为明显的1只,该基金去年三季度末的规模为98.95亿元,而今年三季度末的规模只有39.62亿元,而这背后是去年收获61.32%的基金业绩,今年回撤了9.47个百分点。

  究其原因,从今年各季度的报告重仓情况来看,对于工业企业的重仓对业绩的负面影响最大。据记者统计,恒立液压(601100,股吧)、三一重工(600031,股吧)、潍柴动力(000338,股吧)3家工业类公司在三个季度末都被该基金重仓,但是它们今年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三一重工和恒立液压跌幅较大,分别为35.24%和26.69%,潍柴动力跌幅相对较小,为1.97%。

  虽然被邹曦坚定持有,但是它们的基本面表现却并不尽如人意。根据三一重工的三季报,公司第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205.9亿元,同比、环比分别下滑了13.14%和38.85%;归母净利润为24.93亿元,同比、环比则分别下滑35.32%和45.03%。而且自2016年至2020年以来,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也一直下滑,对此互联网指出,机械制造行业的景气周期开始见顶。

  该基金名为融通行业景气,但选取的行业却不在景气周期内,似乎“名不副实”。还不仅是对工业的重仓,在今年三季度,该基金还新增了对房地产上市公司的重仓,【保利发展(600048)、股吧】一跃而成了公司第一大重仓股,招商蛇口(001979,股吧)也进入了重仓之列。对此,邹曦在三季报中表示:“房地产基建产业链将获得重估的机会”。

  但是,当前也有观点反对,地产板块不存在系统性风险,并不意味着地产公司就是好的下注手段。当前中国的地产行业注定将要减速时,这类生意无论从成长性还是盈利能力角度,都会出现疲软。

  (本文已刊发于11月13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基金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理财排行
本文地址:http://www.qdfsds.com/jijinxingyedongtai/4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