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理财排行

“中标”企业破产重整受托人,信托公司加码破产重整服务信托“赛道”还有哪些可能

投资理财排行 2022-05-14 13:08

“资管新规”过渡期四年以来,原有的融资类信托和通道信托日渐萎缩,以资产证券化信托、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为代表的服务信托得到快速发展,信托公司也做出了多种尝试。5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多位信托公司人士处获悉,当前,多家信托公司已将包括破产重整服务在内的服务信托业务作为公司未来发展的重点方向。不久之前,紫金信托、中信信托、光大兴陇信托也加入到风险处置服务信托领域。随着信托“新分类”监管文件的发布,破产重整服务信托相关业务也将获得一席之地,不过需要关注的是,目前企业破产重整服务信托尚未形成成熟的盈利模式,规范化应用之路仍在起步阶段,财产登记、交付制度、税务问题还有待解决。

“中标”企业破产重整受托人

经历了四年多的转型发展,融资类信托发展规模不断下滑,以员工利益信托、破产重整信托、涉众资金管理信托等其他类型的服务信托显示了良好的发展势头,信托公司也加大了在此类细分领域的探索力度。

继中信信托和光大兴陇信托联合担任海航集团破产重整信托受托人之后,紫金信托也加入企业破产重整受托人的行列。近日,紫金信托宣布,经公开招募和遴选,该公司被确定为南京建工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建工产业集团”)等25家公司实质合并重整案信托计划受托人。

南京建工产业集团是江苏省内大型民营企业集团,近年来,该集团在内的25家企业在实施产业转型、做强做优实体产业的过程中,由于国内外经济环境影响和自身经营原因,出现整体债务危机。因其债务规模较大、涉及面广、问题复杂,并存在众多与工程、民生稳定相关的债权,为提高债权清偿率,帮助重整主体早日脱困,南京中院组织和指导了对南京建工产业集团等25家企业的预重整和正式重整,并于今年4月14日裁定批准重整计划。

在具体的操作方式上,紫金信托表示,将以服务信托方式参与企业重整,通过设立信托计划并以信托受益权作为偿债资源进行偿债,提升企业破产重整的效率和清偿率,平衡多方利益和诉求,化解重整中的痛点难点,用时间换空间,实现资产管理运营与价值最大化。

此次“中标”企业破产重整受托人是紫金信托在服务信托细分领域的又一尝试,就在不久前海航集团官微发布消息,经依规公开遴选,确定由中信信托和光大兴陇信托组成的联合体为信托受托人,至此,海航集团破产重整专项服务信托已依法成立。

此次3家信托公司“中标”企业破产重整受托人也为后续信托公司参与企业破产重整业务提供了范例。事实上,在此之前,以重整或破产受托服务的信托业务并不被市场所重视,今年4月,银保监会下发《关于调整信托业务分类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根据《征求意见稿》,信托业务被划分为资产管理信托、资产服务信托、公益/慈善信托三大类。在资产服务信托这一类项下风险处置受托服务信托被定义为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接受面临债务危机、处于重组或破产过程中的企业委托,提高风险处置效率。

用益信托研究院研究员喻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信托公司参与破产重整,一方面信托制度能够实现风险隔离,另一方面信托公司监督协助破产重整,能够为委托人、受益人谋取最大利益。

加码破产重整服务信托

进入风险处置受托服务信托领域,已有多家信托公司探路布局。平安信托在2021年年报中提到,2021年,该公司通过“出售式重整+他益财产权信托”的设计方案参与了方正集团破产重整。

在破产重整服务信托落地成果方面,建信信托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建信信托已陆续中标了沈阳华晨集团、青海省投集团、沈阳盛京能源等多个破产重整服务信托服务机构。已落地的项目规模超2300亿元,总体中标规模总计达3000亿元左右。破产重整服务信托是信托公司转型的有力抓手,通过该类业务的拓展可以为信托公司开辟新的赛道。

国民信托自2020年作为受托管理人,完成国内首例依托司法和解程序集中化解违约债券风险的财产权信托项目,进入特殊资产处置与重整服务信托领域以来,已先后为山东、天津、上海等地的大型企业提供了多笔信托服务,涉及债权规模近3000亿元、债权人数量超过5000人。“2021年国民信托正式设立服务信托事业部,已将包括破产重整服务在内的服务信托业务作为公司未来发展的重点方向,初步确立并形成了以服务信托为主体、证券投资信托为基础、传统业务创新为补充的业务布局。”国民信托相关负责人说道。

风险隔离功能是信托制度具有的一项独特功能,其核心是信托财产的独立性,发挥信托制度的隔离功能,是破产重整中引入信托的重要原因。平安信托相关人士介绍称,以方正集团破产重整案例中的财产权信托为例,为实现财产价值最大化,维护债权人合法权益,提高债权人受偿率,重整案中以待处置资产设立服务类他益财产权信托,以债权人作为受益人;受托人根据信托文件约定或债权人组成的受益人大会决议,实施待处置资产清理、确权和处置等工作,处置所得在优先支付相关费用后向受益人补充分配,为受益人提供补充偿债资源。在为债权人有效补充偿债资金、提高债权清偿率的同时,也可以避免待处置资产上的或有风险传递给新方正集团,以实现风险隔离,从而达到推动重组进程、多方共赢的效果。

发挥隔离功能,还有利于在破产重整信托中重构各方权利义务,有利于稳步推动破产重整企业的经营工作。上述国民信托相关负责人进一步表示,信托制度本身的隔离优势意味着信托资产独立于受托人和委托人,从而令信托计划得以隔离债务人后续潜在风险事项,同时确保债务人现有的资产和架构不受严重冲击,能够帮助债务人尽快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保障其持续造血功能,进而保护各债权人利益。

财产登记、交付制度、税务问题待解

随着信托“新分类”监管文件的发布,破产重整服务信托相关业务也将获得一席之地,未来也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信托机构布局该领域,市场竞争也会更加趋向激烈。不过需要关注的是,目前企业破产重整服务信托尚未形成成熟的盈利模式,相关业务尚未发展成熟。

在建信信托相关负责人看来,造成盈利模式不成熟的主要原因是各项目报酬水平悬殊,信托公司在该类项目的收入不够稳定。破产重整服务信托定制化属性强,项目方案千差万别,不同项目中信托公司服务的范畴不一致,也导致每个项目的定价存在较大差异。此外,由于各家信托公司均将破产重整服务信托作为转型方向之一,各家机构正在集中发力进入该领域,新晋的公司可能会通过拉低报价等方式获得业务机会,导致市场上出现价格乱象。

“资产服务信托是人力、技术等全方位高投入的新型信托业务,信托机构在该领域的专业经验、团队配置和服务水平理应是决定性要素。”国民信托相关负责人也提到,按照目前行业在相关项目的报价趋势,信托公司难以保证在长周期的信托存续期间为受益人持续提供优质的受托服务,也不利于该类业务的长期健康可持续发展。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市场面临较大的变革,经济主体也在不断重构的过程中,信托公司深耕破产企业资产受托服务还大有可为。虽然目前定价机制还非常不明晰,这也是这类业务的特点,个性化定制,因地制宜,属于非标准化的服务,后续随着行业的成熟可以衍生出很多标准化的模块来运作,可以作为部分信托公司的可持续主营业务。

正如平安信托相关人士所言,现阶段服务信托在破产重整的规范化应用之路仍在起步阶段,未来若想进一步发挥信托制度的功效,仍需进一步完善信托财产登记和交付制度和税务问题。一方面扩大可交付的信托财产范围,另一方面拓展信托服务方案内容,除承接待处置资产外,也可作为保留资产的持股平台。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理财排行
本文地址:http://www.qdfsds.com/anquanlicaichanpin/6691.html